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上顶峰 第七十九章 完美容器

2020/05/22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无上顶峰 第七十九章 完美容器月朗人稀,凉风阵阵,长时间泡在暗河中,纵使修行,风舞雩也不免打了个冷喷嚏。这里距离那座荒山,至少也有

无上顶峰 第七十九章 完美容器

月朗人稀,凉风阵阵,长时间泡在暗河中,纵使修行,风舞雩也不免打了个冷喷嚏。

这里距离那座荒山,至少也有一百多里,他居然在那通道和暗河中又回到了镇上,只怕云清尘还在深山里,以无上大神通寻找他,说不定整座山都要被他给夷平了。

“哈哈,风少侠,你终于落在了我的手中。”岸上忽然响起丹元子的话,随即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上空发出,将四周的运河水吸走不少,正是丹元子身后的大葫芦。

“你终于露出狼子野心了吗?”风舞雩怒喝,可是现在的他身乏体虚,根本抵挡不了葫芦的吸力。

“哈哈……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丹元子笑道:“今日我刚将最后一味灵药妙株采摘,正想寻你,没想到你居然就主动送上门来。你肯定是为了躲避云清尘,才会一直潜在水中,现在你还拿什么抵抗我的宝葫芦?”

“唰!”地一声,风舞雩人就被吸进了葫芦中。

葫芦虽小,其容乃大,里面足有一间屋大小,风舞雩一进入葫芦之中,就被困在了葫芦的界中,动弹不得。此时他感到颠簸异常,肯定是丹元子在疾奔。

“风少侠,你放心!”丹元子的声音响起,“你藏在我的葫芦中,就算云清尘跟我同行,他也发现不了你的。”

风舞雩能听得见外界的声音,于是他大声怒骂,可是葫芦中的界将声音挡了回来,并回荡在葫芦中,使得他耳朵轰鸣不已。

“丹元子,你行色匆匆,想往哪里去?”突然响起了江南雨的怒问声,风舞雩好像看见了希望,不断的呐喊,可是他的呐喊,无人可知,他只能听着外面的声音。

“没没!我只是打听到,镇外野山之上,有一味我找寻许久的良药,为避免别人捷足先登,所以赶着去采药。”

“文哥哥,我们快去圣桥吧,要不是昨日你伤重,我巴不得你昨日就来桥边给我作画呢!”

“良辰美景,佳人陪伴,少侠真是天赐良缘啊!”

……

片刻之后,风舞雩再也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反而时不时有呼呼风声响起。丹元子并没有将风舞雩带回药王谷,反而是来到九皇山不远处的一座小荒山,从断崖边的一个石洞,深入到了山腹之中。

“风少侠,在葫芦里是不是很闷?”丹元子的话又响起,继而奸笑道:“别急别急,我这就把你放出来,让你好好透口气!”

这是一个阴暗的山洞,靠着夜明珠照亮,这里药香弥漫,中间有一个大的铜炉,三足鼎立,驾在一个深洞口上。

“我没有消除你身上的界,所以你不能动!”丹元子也根本不担心风舞雩会逃跑或是反击,他径直走到铜炉之前,双手引气化变,慢慢将铜炉给移开。

“呼呼……”丹元子很费劲才将铜炉移走,“药王谷的人不善修行,但你可别小看我,待我练出九转金丹,再消化它,我就可以直接炼出元婴,双臂有巨熊之力,双腿有虎豹之速,到时候推开这铜炉,那是轻而易举。”

丹元子休息完,又走到原本铜炉下的深口,从葫芦中化出一只火蝶,扔了下去,“这是萤火蝶,别看它小,作用可大着呢。这深口直达地心,有了这萤火蝶,它就能将地心之火引出来。”

丹元子重又将铜炉移回原位置,这时深口突然蹿起一串红色的火苗,瞬间就将铜炉烧红了一块。

“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风舞雩看着忙碌的他,丹元子好像并不是要身上的龙光舍利,让他心中忐忑不安。

“嘿嘿……”丹元子停下手头的工作,蹲在风舞雩身体旁边,深深嗅了嗅,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毒与药混合的气息,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肯定你的身体就是一具完美的容器,能够同时承纳剧毒与灵药。有了你,再加上上古的秘方,以及我数十年以来收集的灵药妙株药,这一次我一定能够炼出九转金丹。”

“我不要做你的药!”

突来的一句,就连风舞雩都觉得讶异,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么天真的话来!

“哈哈……”丹元子笑道,“没事没事,一点都不痛的,待会把你丢进铜炉,你很快就会失去意识,不会痛的!”

丹元子又忙活了起来,他打开数个木盒,里面藏有数种药草灵株,芬芳浓郁,让人好像只闻了一口,都会觉得受益良多。

“看看这是什么?”丹元子从一个盒子里拿出几粒发干的莲子,“这可是五台山菩提神庙圣物梵莲子,别看这里只有几颗,要知道梵莲百年才开,一莲也不过十多粒莲子。”

丹元子打开铜炉,此刻铜炉蒸腾浓浓的水汽,那水汽自然也非常水,嗅进鼻中,清凉之感钻入骨髓,让人觉得特别舒服,神情一松。

“这铜炉里的水乃是我药王谷神泉,修行之人浸泡其中,可有洗髓健骨之效,对于淬体修行极有助益,怎么样,你是否想进去尝试一下?”

丹元子并不是真的在征询风舞雩的意见,他直接将风舞雩抱起扔进了铜炉,同时也把梵莲子放了进去。

“当!”铜炉合上了盖。

紫色火舌烨烨生辉,从地心源源不断地涌出,洞中的温度也因此而高了起来,眼下铜炉中,神泉之水已经“嘟嘟”沸滚了起来。

这时,处于铜炉中的风舞雩果然像丹元子说的一样,并没有多大的痛楚,唯一的感觉就是,他感到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

“不!”风舞雩怒喝,他必须保持清醒的意志,不然他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哐!”加在身上的界破碎,风舞雩发现他的手脚可以动了。可是他手脚也快被煮熟,疼痛难忍,难以行动。

“哐啷……哐啷……”铜炉内部传出了搏命的敲击声,丹元子听到也不担心,反而大声道:“这铜炉曾有高人以大神通设下界,除非有人从外部移开铜盖,不然就是大罗神仙打不开。”

“我劝你啊,不要挣扎,放松身体,就像睡觉一样!”

南昌癫痫病医院
徐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药
茂名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漯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丽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固原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