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纸飞机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小时候,我是在爷爷家度过的。爷爷家在农村,我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折叠着纸飞机,然后做不同形状,看哪种形状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长大后我

小时候,我是在爷爷家度过的。爷爷家在农村,我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折叠着纸飞机,然后做不同形状,看哪种形状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长大后我总是试图让自己勇敢一点,然而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是退却,不管学业或者爱情。  初中毕业的时候我考上了全县的一所重点高中,或许对于成绩一向很好的人来说,这不算什么,可谁能知道我是在一所升学率只有百分之零点五的乡下初中考上的,我只在初一,初二的时候用功念过书,整个初三我都逃课,打架,然而中考成绩出来,我还是凭借着前两年的打下的基础成为了那不可思意的百分之零点二。  整个暑假我都有点沾沾自喜,我真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自己努力读两年就比其他人努力读三年的成绩好的多。去学校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把这三年的书还有箱子被子堆在一起,然后点了,烧了。我想对过去说不?说真的,我讨厌这该死的课堂,还有那束缚我自由的围墙。  中考后的那个暑假,漫长而炎热。我每天都像疯了般泡吧,我和一群小混混成为很好的哥们,我学会了抽烟,学会了骚扰女生,同时彻夜不归。我们像一群没玩够的疯子,四处找乐。  很快暑假结束了,我带着哥们羡慕的眼神进了传说中的重点高中,我们这里的人都在传,只要进了这个高中,就等于一只脚跨进大学门口了。哥们儿猫米羡慕的对我说,小南,以后记的找漂亮的文化妞给兄弟啊。我哈哈大笑,像极了远征的将军。  我还以为读高中还会像从前读书般那么轻松,只要按时听课,按时完成作业那成绩一定会好。原来我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可一进那高中我发现这里全部都是各地聚集起来的学习精英,我和他们比起来,我倒是变的平庸了。再说了,我整个暑假都在玩,我好象重新做了遍人,我什么都忘了,甚至是简单的二十四个字母。我的成绩开始一塌糊涂。从前我总是众星拱月般,而现在却成了拖班级后腿的垫底人物。我开始一蹶不振。我开始上课睡觉,有时明明睡不着,可我却仍逼自己把头趴着,我害怕面对这陌生的环境和周围陌生的人群,我上课铃声响起才来,然后睡觉,然后一连睡四节课,然后放学铃一响,马上走人。开学两个多月,大家都已经嘻嘻哈哈的打成一片,我还是一个人都不认识。以至于一个女同学有次在旁边对她伙伴说,你看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怎么整天睡觉的。我其实没睡,我无地自容。  我开始对这个学校失望,对这个世界失望,我的人生开始充满敌意。  我又开始逃课,甚至打架。我想在暴力中要回尊严。一段时间后,很多人的确开始认识我,因为我打架从来不计后果,还有我外面有很多小混混认识,同学们都不敢惹我,他们开始刻意躲着我,我虽然无所谓,但我还是有种悲伤从心底涌出,其实我不喜欢孤独,可现实总是让我学着习惯孤独。  半年后,我还是没有一个朋友,但我却开始有些习惯,我习惯了一个人上学,课间休息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纸上自己跟自己走五子棋,或者叠些纸飞机,写上自己的孤独,然后乘人不注意,让这些飞机从五楼的窗口飞出,落到不知名的处。  我总认为自己高中就会这么灰暗,孤独的过一去。可这种平静的日子被一个叫乐小米女孩子出现打破了。那是一个清醇如水的女孩,齐眉短发,配上一张清秀的脸,她个子不高,但她总是喜欢穿着紧身牛仔裤,让我觉得她的腿总是特别的长,特别的好看。  那天我趴在桌子上,脑子里想些无聊的人,无聊的事。忽然有个人在旁边拍了我一下,我一愣,转而有些恼怒的转过头想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惹我,乐小米正被着手站在我的身边,翘着嘴角问,小南同学,你是不是病了啊?你怎么老是趴着啊?我看着眼前这个水一样的女孩,有点懵,刚才的怒火一下子被收拾的干干静静。对于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我实在没有发怒或者说脏话的理由。但我还是很冷淡的对小米说,我没病,我只是习惯这样。说完,我就转过头继续趴着。小米忽然又拍了一下我说,别老这样趴着,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为学习担心吗?我忽然一阵惭愧,转而一阵自卑,我忽然像被点燃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恶狠狠的对小米吼,我读不读书关你屁事?你成绩好了不起啊?我就烂了你管毛啊?我一连几句把小米噎的说不出话,她涨红了脸,抿了抿嘴唇,始终没有说出话来。这时她旁边的一个女生小心的过来把小米拉走,在她们往自己座位走的时候,我隐约听到那个女生对小米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小南这人不好惹,听说连高三的人见到他都怕他三分。你别多管闲事了。这一句话又恰到好处的击中了我的软肋,我仰了仰头,让眼泪倒流,其实我挺多愁善感的,只是我想自己变的坚强,不管外表还是内在。我摔门而出,跑到教学楼的顶楼天台,我拿出了这几天折的纸飞机,然后拿出一只笔,写上自己的愿望,然后一一放飞,当一只纸飞机飞下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情开始好转,我狠狠的踢了几脚墙壁,然后跑回了教室。  从那天起,我开始注意起这个叫乐小米的女孩了。我发现这丫头总有意无意的眼睛往我这边瞅,我假装没看到,可我心里却有种从未有过的不知名心情,但我知道那是快乐的,我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候我常常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喜欢我,但不管从哪个方面都经不起推敲的。譬如说帅吧,这个我还是有自知之名的,虽然不算难看,但和帅是沾不了边的。为什么?很多为什么开始在我脑中环绕,打转,夜里,我开始思念这个姑娘,这个学校个和我正式说话的姑娘。  在为自己几万次打气后,我终于在一片作业本上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普通朋友的那种。当我站在小米面前把作业本递给她的时候,她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就很自然的收下了作业本,也没多说什么。我忐忑不安的回到座位,我就开始有些后悔,要是她不想和我做朋友那不是丢脸死了。很快,小米就走到我的座位对我说,小南同学,给你。她直接把我的那张纸条递给了我,没有一丝扭捏。一下子,全班的眼睛都放到了我和小米身上,虽然他们不敢说,但看他们的神情明显带着鄙夷。我涨红了脸,拽着纸条落荒而逃。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学校,跑回了家,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张纸条,我的字下面,赫然写着几个娟秀的小字,小南同学,我很乐意很你做朋友,我也希望你能真的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我松了一口气,然后一种幸福感涌上心头,没有人会明白此时我的心情,但我知道,我是幸福的,至少那一刻是。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传这件事了,说乐小米是我女朋友了,还有人故意说真是应了一句话,“英雄”配美人啊。我问小米,你在乎别人这么说吗?小米说,不在乎,我问心无愧。她成了我这个学校的个朋友,也是一个朋友。我开始和她行影不离,有外面的混混朋友看到了问我说,小南,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可真给兄弟们长脸了。我咧着嘴笑着,不知道是得意还是心虚。至少,我认为小米只是把我当成朋友的。但我还是会把小米当成上天给我珍贵的礼物。我们常常会去学校后面打篮球,就我和小米单对单,别看小米瘦瘦弱弱,但却非常喜欢打篮球,一次打完篮球我和小米并排坐在后山的石阶上,我问小米,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学什么打篮球,再说了,我看你打的也不怎么样嘛,哈哈。小米却只是翘着嘴唇说,那又时候,我是在享受过程,而不是自己打的好不好。我故意装作很深沉的样子回答小米,小米啊,没想到,没想到你还是一位哲学家,但这些东西别和我这么个半混混讲,听不懂的。小米忽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小南,你不是混混,你是好人,真的。你是好人,一下子击中了我心中柔软的地方,我无地自容。小米又说,其实你一直都在骗自己不是吗?明明爱说爱笑,却老把自己装的像流氓一样,快乐点,好吗?我一直头低低着像孩子般听小米讲话,半响,我才郑重的对小米承诺,小米,我以后不会再打架了。小米忽然笑了,笑的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别这么严肃啊,我可不是你的谁,不过记住哦,这是我们的承诺,如果你再打架,我就不理你了。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以后的一年,我真的不再打架了,外面的混混朋友叫我去,我总是会婉转的拒绝,连班里的同学都觉得我变了,开始变的好相处了,我开始浙浙有了朋友,我开始容入集体了,这一切都多亏小米。对于小米,我的感觉总是那么的说不清楚,是友非友。我和小米总是会很亲密的在一起,不认识的肯定会认为我和小米是一对情侣,可我知道,我们不是,我们会勾肩搭背,但却不会牵手。我们会拥抱,但却不会接吻。我们是朋友,一直都是。  或许,幸福总是不会长久,就像纸飞机,不管飞的多高,时间到了,它总是会摔下来。  事情发生在一个咖啡屋,那天我约小米去聊天,小米还没到,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自个点了根烟开始抽,抽到一半的时候,有几个混混经过我的身边,其中一个人叫我,嘿,小南,这么巧啊。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从前的相识大伟,大伟长我几岁,在这一代混的很有势力。我客套的拿出烟分给大伟和他的几个兄弟,大伟就坐下来开始和我叙旧,我们开始侃那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多威风,打架多狠。末了大伟问我,小南,你近好象都不怎么出来走了?怎么搞的?我尴尬的笑了笑回答,其实我不打架了。大伟一愣,明显感到不可思议,从前我在他眼里是个年龄虽不大,但打起架来是属于不要命的那种,而且还是那种不顾对方死活的人。现在我突然说不打架了,他感到有些意外。这时小米来了,她在门口四下张望,大伟带的几个混混看到美女开始调戏的吹着口哨,小米的眼光看到了这边,我尴尬的对着小米挥了挥手说,小米,这。当小米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小米和大伟间肯定有故事发生过。小米一看到大伟就别过头对我说,小南,我突然记起家里还有事,你们聊吧,我先走了。我一想这么多混混在,她一个女生在确实不好,我就点了点头,然后说明天见。当小米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路灯的尽头,大伟突然问我,你怎么认识小米的?我敏锐的反问,那你怎么认识的?大伟好象很自豪的笑笑说,小南,这女人我以前好过。我像被电击中了般麻在那,我知道大伟他们所谓的好过意味着什么。他好象没觉察到一样仍然喋喋不休的说着他认为的光辉往事,小南,这个女人我告诉你,她和我好的时候还是处女呢?记的次的时候是在她家……我忽然好象被头被触怒的豹子咆哮起来,你他妈的说够了没?你有种再说一次,你说。大伟有些莫名其妙,但身边那么多兄弟在他落不下这面子,便嘲笑着对我说,你这小子怕是喜欢上这女人了吧?要不要我告诉点你我们那时候睡觉的细节啊?草。我忽然好象不认识他一样,一把抓过他的头发,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朝他长满长发的脑袋上狠命的砸,一下,两下……等他旁边的兄弟回过神来,把我拉开,大伟已经倒在血泊中了,我立刻被他的兄弟的拳脚淹没,我只感觉桌子,椅子这些东西从我眼前很高很高的被他们抓起,然后又很重很重的摔在我的身上,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和木头之间碰撞的闷响声。我想,我这次算完了。我开始失去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片洁白的世界了。我的周围插满管子,家人都围在旁边,我被医生告知,我的肋骨断了两根,手骨折了一根,不过听说大伟比我还严重,头骨都被我打凹进去了一块,严重脑震荡。我被勒令转学,我在病床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只是苦涩的笑了笑,然后眼角有两行泪水划了下来。我知道我在乎什么,而却已经在大伟口中破灭。  我伤好已经是两个多月后了,我再次去学校拿我的东西,而这次是因为我被退学。  当我走进这个坐了一年的教室,我默默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四周一片安静。整理完东西走出教室时,我努力不去回头看小米所在的那个角落,我怕那一个回头,会让我的心再一次四分五裂。我几乎是仰着头走出教室的,我怕自己的泪水流下来,我对自己说,男孩子不可以流泪的,流泪了那就不帅了。其实我多么希望小米能出来,能对我说几句熟悉的话,我走了三分之一,她没来,三分之二,她还是没来,当我快完整的走出校门的时候,她还是没来。  不久,我转到了另一个中学读书,我再也没有和小米联系过了。在一次偶然翻起那些旧书籍时,一只纸飞机掉落下来,那上面写着一些字,我曾经熟悉无比的字,小米在上面写,小南,请原谅我没来看你,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面对我的过去,记的这飞机吗?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看到天台上有一个男孩子落寞的在那一个人放飞着这纸飞机,也很巧的,让我知道原来就是你。我们成了朋友,不,不是朋友,只是我们从未真的面对这个问题。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看着小米娟秀的小字,我的眼泪突然就止不住的掉在了这苍白的纸飞机上,是啊,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共 49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标签

上一页:一起在雨中

下一页: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