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应劫传说第33章刘基遇刺

2020/01/21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应劫传说 第33章 刘基遇刺“麻烦通报一声刘大人,就说故人郑博先之子郑涛求见!”郑涛站在刘基的庭院前拱手对着站岗的侍卫说道。那

应劫传说 第33章 刘基遇刺

“麻烦通报一声刘大人,就说故人郑博先之子郑涛求见!”

郑涛站在刘基的庭院前拱手对着站岗的侍卫说道。

那侍卫看了郑涛一眼就进去禀报,不多时,急匆匆的回来对着郑涛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刘大人有请!”

说着就在前面带路至客厅。

郑涛在客厅并未就坐,而是礼貌性的站在门内仔细端详这客厅,家具陈旧却一尘不染,客厅正中悬挂着一副迎客松的画,两侧墙壁是一副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简单的一套茶具置在茶几上,整个房间给人一种素雅的感觉。

郑涛正看的的入神,忽闻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未来的及转身就听那人说道:“郑贤侄久等了,老夫刚刚在处理一件案子,未能及时接待,请勿见怪。”

郑涛循声望去,但见一人步履沉稳,身着官服,头戴乌纱,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整个人精神抖擞,想必正是刘基,随即躬身行礼:“晚辈郑涛,拜见刘伯父。”

“贤侄快请坐,来到这里,和自家一样,不必客气。”

说着刘基来到郑涛身旁,拍了拍肩膀,并示意他就坐。

“许久不见,博先兄近来可好?”

刘基刚刚坐下喝口水,就和郑涛聊起了家常。

“家父他遭奸人所害,已经身故。”

郑涛悲怆的说道。

“啪”

一声脆响,却是刘基一惊之下失手打碎了茶盏。

“何时之事?遭何人所害?”

刘基急切的问到。

“洛阳齐王爷。”

“博先兄学富五车,为人正直,义薄云天,是齐王爷的左膀右臂,齐王爷怎么会加害于他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曲折?”

刘基略有所思的问到。

郑涛两眼通红:“不仅仅是家父,我全家上下,男女老幼四十二口尽数被屠杀,晚辈在全家的的护佑下,拼死逃出才幸免于难。”

说着郑涛站起身来,又朝着刘基躬身道:“请刘伯父为我做主,替家父洗刷冤屈。”

还没说完,刘基已是快步上前将他扶起:“贤侄快快请起,这是做什么,博先兄的事就是我的事情,绝对不会让他含冤而去,其中原委,你速速道来。”

说着又将郑涛扶至座位。“那天,父亲从齐王府回来说自己收集齐王爷罪证的事情被他察觉,以齐王爷的性格,恐怕会进行报复,应早作准备.....”

郑涛又一次回忆起家族被灭的往事,因为仇恨和气愤,整个人都处于爆发的边缘,双手握拳,指节啪啪作响,刘基也是气愤不已,拍着桌子说道:“岂有此理,简直胆大包天,还有没有王法?想不到齐煜如此灭绝人性,我定将他的所作所为上报朝廷,还郑家一个公道。”

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郑涛:“博先兄收集的罪证,你可带来?”

郑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当日事出突然,当时情况混乱,齐王担心罪证被人找到,最后一把火烧了我家的宅院。”

刘基听完之后陷入思索当中,郑涛旋即又说:“虽然没有罪证,但是齐王恶贯满盈,人尽皆知,只要朝廷去查,一定能找到足够的证据。”

“嗯,好,此事我先禀明刑部调查,你先稍作休息,今日我整理一下最近需要上奏的案子,晚膳后,咱们一起把事情的经过写成奏章,我陪你一起速速入京。”

刘基想了想,就安排了近几日的行程。

“有劳刘伯父了,大恩不言谢,日后刘伯父有何事需要小侄,定效犬马之劳,绝不推辞。”

书房内,刘基也郑涛秉烛夜谈,详细的问着关于齐煜的种种罪行,时而奋笔疾书,时而拍案怒骂,浑然不觉一场危机正悄然而至。

“齐王的罪名,兼职是罄竹难书,当今圣上待他如此宽厚,封他为一城之主,想不到他竟然密谋造反,犯上作乱。”

刘基提了提衣袖,将手中的笔墨放下,忍不住感叹,郑涛没有接他的话,却是小心翼翼的问到:“刘伯父,你对当朝政怎么看?”

“当今朝政?历代都有奸佞之人祸乱朝纲,我朝也是如此,只可惜....唉!不说也罢,为官一日,保一方太平,其他的,也不是我能左右了。”

说到这里,刘基面露痛惜之色。

“只是奸臣当道,国无栋梁,当今皇上也一叶障目,听信谗言,哀鸿遍野却愈加的横征暴敛,民怨四起却一味的打压屠杀。”

郑涛话还没说完,刘基却是起身做了一个止声的动作,同时整个人朝门口走去,贴耳于门上,仔细的听了一下才回到书案前,一脸担忧的看着郑涛:“贤侄不可乱议朝政,当心隔墙有耳。”

“天下间如刘伯父这样为百姓着想的清官能有几人?多数中饱私囊,不问民间疾苦,长此以往,元朝堪忧。”

郑涛听得刘基的劝说,也觉得自己太过鲁莽,不过还是忍不住道出心中所想。

“身为一方父母官,我又何尝不知道这内忧外患的状况,只是这些事情,并非我等能够左右,只希望当局者能如你我一般自省,尚有一线生机,近日我夜观星相,群星紊乱不堪,想必又到了多事之秋,这次进京,除了要上奏几件要案,也有面圣劝诫之意,只是不知能否奏效。”

“居庙堂之上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刘伯父这等忠君爱国之人却被迫偏居一隅,实乃朝廷的损失啊!”

“郑贤侄严重了,是我自视清高,不屑于一些人为伍,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去歇息,我们择日启程。”

郑涛拱手道别,刘基起身相送,借着微弱的烛光,郑涛瞥见他眼中一丝红芒,只当是刘基积劳过度,又连夜赶写状书造成,就客气道:“刘伯父不必相送,日间我回过一次住处,记得路,你也早点休息。”

“府中仆人甚少,也不见得有人挑灯带路,我随你一起去吧。”

说着刘基将蜡烛放入灯笼之中,在前面带起了路。

寒风凛冽,吹的一角猎猎作响,两人一前一后,行至屋角转弯之处,一整冷风吹来,灯笼左摇右摆,烛光摇曳,刘基忙用手去稳住,这时却见一道黑影受持短刃从拐角花园中斜刺而上,直冲刘基胸口处而来。

慌忙之中,刘基躲闪不及,连忙将灯笼朝那人面上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郑涛见寒光一闪,下意识的将刘基推向一旁,却见那人左手拨开灯笼,右手短刃方向一变,横着朝自己胸口插来,连忙将推开刘基的双手收回,交叉护于胸前,聚气于掌,反手一推,打在那人右手小臂之上,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刀。

那黑影见郑涛一掌推住自己手臂,不退反进,以刀为掌,一招金丝缠腕,刀口贴着郑涛右手小臂用力的划了下去,郑涛只觉手臂一凉,接着就是火辣辣的疼,心知自己受伤,连忙抬起一脚朝着那人小腹踹去。

不成想那黑衣人似乎知道郑涛的想法,左脚凌空踏住郑涛右腿,整个人借势而起,整个人朝刘基扑去。

却说那刘基被郑涛一推之下,酿跄了几步,跌倒在花园之中,还未起身,却见那黑影又飞身追来,连忙站起身来从花园中随手举起一花盆朝着那人影砸去,以求阻止来人。

那身影半空之中不好变力,双手交叉胸前,挡住花盆,速度却也慢了下来,刘基见状,连忙起身,围着柱子又转回了郑涛身边口中大喊:“来人啊,抓刺客,贤侄快随我回书房中躲避。”

郑涛一脚踢空,见刘伯父侥幸跑了回来,连忙将他护于身后:“刘伯父你先行回去,我来拖住他。”

说着,郑涛欺身上前,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技。

“御龙式。”

低吼一声,聚气与掌,屈指成钩,带着劲风朝着那人脖子抓去,那黑衣人见郑涛殊死一搏,不敢大意,一个侧身躲过郑涛攻势,刚想抬手刺去,郑涛却变爪为掌,横拍在他胸口,过道狭小,那黑衣人避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整体人撞在了墙壁上。

那一掌之下,竟然口中一甜,八成是打出了内伤,气血上涌。

当下也不敢大意,且战且退,在狭小的过道中和郑涛僵持着。

刘基见郑涛一招,不再担心,边朝着书房退去边呼救。

郑涛一掌命中,穷追不舍,前些时日所学所创全部用上,越战越猛,不时击打到墙壁,石柱,留下道道印记。

那黑衣人随看着节节败退,却临危不乱,每次面对郑涛的致命杀招都能轻松化解,一时间倒也无性命之忧。两人边战边往黑衣人后方走去,不知不觉已过百招,郑涛越打越气,自己蓄力聚气,看似招招制敌,却总是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对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如此下去,自己后力不继,会吃亏,眼见那黑一人就就到了走道尽头的拐角,郑涛大喝一声:“哪里逃。右脚发力,整个人疾飞而去,运足气力,朝着那人胸前打去。

那黑衣人眼见郑涛的拳头破风而来,也不慌张,屈膝弓步,上身微微左倾,双手从左至右,看似缓慢,却偏偏正好抓住郑涛的胳膊,一个四两拨千斤,借势就把郑涛丢到了花园过道之外,整个人一闪身朝着拐角跑去。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
成都银康医院看病贵吗
内蒙古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常德男科医院排行榜
河南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