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推手资金火速减仓中茵股份律师质疑违背证券

2019/04/08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推手资金火速减仓中茵股份律师质疑违背证券法每经张冬晴昨日(4月7日),《每日经济》报导了《中茵股份遭疯狂对倒上海3席位涉嫌操纵股价》

推手资金火速减仓中茵股份律师质疑违背证券法

每经张冬晴

昨日(4月7日),《每日经济》报导了《中茵股份遭疯狂对倒上海3席位涉嫌操纵股价》;与此同时,中茵股分(600745,收盘价11.42元)结束了前

两个交易日大幅上涨的势头,全天大跌7.23%。从龙虎榜情况看,昨日放量杀跌过程中,3家营业部席位仍然有明显的对倒嫌疑。

数据显示,3家席位均出现了大量卖出资金,总计高达6954.37万元;同时,其中2家席位还合计买入2971.74万元,三家席位净卖出3982.63万元。

对上述涉嫌对倒的行为,试行的《证券市场操纵行动认定办法》,已对利用资金优势等手段操纵股价的行为进行了明确规定。而上海昆仑律师事务所乐立斌律师也表示,上述行动明显涉嫌违背《证券法》中关于操纵股价的规定,但其认定需要监管层介入。

股价暴涨推手资金狙击中茵股分

3月初至昨日,中茵股分股价暴涨37%,潜伏在中茵股分幕后的的多股神秘资金的动作愈来愈大,几近疯狂。

3月11日,中茵股分上涨5.07%,换手率放大至29.18%。公然信息显示,当天买入前三名均为来自国泰君安的3家上海席位,其中上海商城路、上海打浦路、上海虹桥路等3家营业部席位买入金额分别为3728.89万元、3172.14万元、1067.03万元,其他两家券商席位仅仅买入三百多万元。

而在当天卖出的席位中,第二名是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卖出金额为994.72万元。

随后,上述3家席位又于3月23日、4月1日、4月6日,甚至在上述报导发布后的4月7日,再次集体现身于中茵股分的龙虎榜中,且同一营业部同日有大额买入和卖出。昨天,3家席位在疯狂出逃的同时,仍不忘相互“掩护”。其中,国泰君安上海虹桥路、上海商城路两家营业部分别买入1914.72万元、1057.02万元,占据买入金额前一、2名;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上海商城路、上海虹桥路3家营业部则位列卖出金额前三甲,总计卖出6954.37万元,3家营业部昨日净卖出3982.63万元。

律师称涉嫌三种手段操纵股价

针对3家席位上述行为,采访了上海昆仑律师事务所乐立斌律师。

乐立斌认为,依照目前中茵股分的市场表现、公开信息来看,是比较典型的涉嫌操纵市场行动,其中主要违反了《证券法》第77条“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构成连续交易操纵。事实上,在3月11日~4月6日仅18个交易日内,中茵股分累计涨幅高达40%,换手率超过300%。交易所表露了股价明显异动的4天交易席位,这三大席位全部出现,并分别跻身买入和卖出金额前5位。由此可知,股价大幅飙升背后的推手,正是这三大席位的资金。

根据中茵股分的龙虎榜来看,连续交易并非问题,涉嫌对倒才是其可疑之处。上述4组龙虎榜数据显示,同一营业部在同一交易日同时出现了大量的买入和卖出金额。以4月6日为例,就拿自己来说:我每天上学都在同一条路上行走上述3家神秘席位买入金额分别为4106.84万元、2956.68万元和1520.59万元,而当天却又分别卖出了1951.23万元、1922.35万元和1861.04万元,这3家席位买卖总金额高达该股当日全天成交总金额的46%!这一现象也一样出现在其他几组龙数榜数据中。

对此,乐立斌指出,这类行动可能构成了《证券法》第77条“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构成约定交易操纵。

乐立斌进一步指出,如果能够进一步核实这三家席位存在关联关系,那么还违反了《证券法》第77条“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构成自买自卖操纵。而巧合的是,通过络地图查询发现,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与上海商城路驾车里程约为8.4千米;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与上海虹桥路则只有4.5千米。

定性还需监管层介入

乐立斌特别强调,依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初步认为上述3家席位涉嫌联合操纵股价,终究认定还需要监管层参与调查和认定。如果被认定为操纵股价的话,那么由此造成损失的投资者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行为人必须承当赔偿。

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吴淼律师表示,虽然目前无法认定上述3家席位之间是不是存在关联,而证监会有关证券市场操纵行为的认定细则也还没有正式出台。是不是是操纵股价,还需证监会作出终究认定。

《证券市场操纵行动认定办法》规定,买卖相关证券的数量达到该证券当期交易量的20%就构成连续交易操纵;而约定操纵则进一步细化为“约定的时间”包括某一时点附近、某一时期之内或某一特殊时段;“约定的价格”包括某一价格附近、某种价格水平或某一价格区间;“约定的方式”包括买卖申报、买卖数量、买卖节奏、买卖账户等各种与交易相干的安排。

此外,上述认定办法还将自买自卖操纵明确为“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包括当事人具有、管理、使用的账户。”

同步播报

泽熙回应:没参与中茵股份炒作

每经朱秀伟

来自国泰君安的三个营业部席位,近期在中茵股分的频繁交易引起了业界的强烈关注。市场一度猜测,其背后可能是知名阳光私募泽熙投资,因为泽熙的明星产品——山东信托?泽熙瑞金1期所在的券商正是国泰君安,常上榜的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也被认为是泽熙的“专属”席位,事实是不是真是如此?

对此,《每日经济》昨日(4月7日)采访了“当事人”泽熙投资。

“可以负地告诉你,泽熙1股都没买中茵股分。”泽熙负责人告诉。对该信托有监管义务的山东信托相干负责人也表示,“没有发现泽熙买入或卖出过中茵股分,也不存在对倒或操纵股价等现象。”

“作为阳光私募,我们要和投资者履行信托,必须对投资者负责。这种除要努力为其取得逾额收益以外,还包括公司的运作及投资行动的规范。我们公司的组织结构中设有运营及监查部,这个部门就是专门负责监督投资行为的部门。我们有自己的股票池,对选择的股票,从研究员调研到推荐到入股票池,再到买入和卖出都有清晰的投资痕迹。另外,我们还遭到信托公司账户的监控,他们也会对我们的投资进行规范。”上述泽熙投资负责人介绍其内控措施。

成立1年多来,泽熙投资表现抢眼,截至4月1日其1期产品净值已翻番,其余几期产品也都有不菲的收益,且其产品常出现在一些牛股前十大股东名单中。而泽熙投资又总是保持低调从不接受媒体访问,因此给外界的印象是披着一层神秘面纱,不知其背后有着怎样的秘密。

“我们目前有30多个研究员,覆盖了几十个细分的领域。投研团队的规模甚至相当于一些管理着上千亿资金的资产管理公司,在这方面我们付出很多,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泽熙负责人将收益成果归结为投研团队的努力。

儿童发热39度怎么办
宝宝感冒
小孩反复高烧是怎么回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