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从崇鬼拜鬼到做鬼解读小泉的心灵问题

2018-11-01 11:11:03

从崇鬼拜鬼到做鬼—解读小泉的心灵问题

>   10月17日上午,小泉又一次到靖国神社参拜,这是他2001年4月就任首相以来第5次到靖国神社拜鬼。当天下午,小泉在官邸为其参拜行为辩解,称"心灵的问题"别人不应进行干涉,这不是外国政府可以说"不"的问题。

小泉一郎到底是信“佛”还是信“教”我们暂且不去研究;其实信佛可以去拜菩萨,信教可以去拜耶稣。为什么小泉纯一郎不顾一切拿日本的国家利益和他个人的政治生命作赌注一而再再而三的到靖国神社去拜鬼呢?

众所周知,那是因为靖国神社“供奉”着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日本甲级战犯的神位。日本六十年前发动的那场战争,对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犯下了磬竹难书的罪行。在战争结束后,中国人民以极其宽广的胸怀把日本人民与发动战争的军国主义者区别对待,放弃了对日本政府的索赔。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日本经济日渐强大,但一些日本人的历史记忆却日渐模糊。有的甚至开始否认、歪曲侵略史,利用到靖国神社拜鬼为发动战争的甲级战犯招魂 ,在这些招魂者中小泉站到了前头。

“心灵问题”说穿了就是信仰问题,关系到一个政治领导人追求什么,将带领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道路的问题。

我们从小泉的家史知道,其祖父小泉又次郎在日本军国主义时期两次担任内阁大臣,父亲小泉纯也在战后作为右翼政治家岸信介的亲信,曾任防卫厅长官。两人在日本战败后都曾被盟国占领当局解除公职。小泉本人则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该大学的创建者福泽谕吉不仅提出脱亚入欧论,开轻侮邻国之先河,而且积极鼓吹对外侵略,希望通过靖国神社鼓动国民到战场赴死。小泉的极右理念不仅“得益”于家学熏染,而且作为“福泽的末席弟子”,也与其“祖师”的政治观和国际观一脉相承。另外,被日媒体称为“战国武士”的小泉还具有浓厚的“武士道”情结。因此,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既是同沾满血腥的先辈“武士”作心灵沟通,也是以此发泄个人的极右情绪。

按照政治常理,小泉刚在选举中大胜,已宣布不再连任,似乎没必要为讨好右翼势力再去“拜鬼”,更况且有超半数的民意反对小泉参拜。纵观日本的国情,就会发现其动机仍然离不开现实的政治利益。日本素有“元老政治”传统。现年63岁的小泉也算是“少壮派”,很难想象明年卸任后会甘心“归隐山林”,参拜靖国神社是其通向元老政治家宝座的“终南捷径”。作为现任首相多次参拜,可充分利用政府首脑的舆论焦点效应,塑造在右翼追随者心目中的“英雄”形象,为卸任后继续保持政治存在积攒“资本”。这实际上也是小泉的政治赌徒心理 。小泉执政后,这种对历史认识的故意模糊和歪曲,进一步上升到政府层面,日本在中日、日韩关系上,经常制造不和谐的举动,以怨报德,不断演译“农夫与蛇”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在向海外派兵、在东海问题和台海问题上日本政府的对外扩张和侵略野心已足见一斑。作为首相,小泉以每年一次参拜、每年为军国主义招魂一次的方式,成为日本右翼的旗手,尽显蛇之本性。

日本一直鼓吹侵略史观、军事大国化右翼学者中西辉政声称,要唤起国民“保卫国家”的意识,必须纠正“战后扭曲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要保护好他们“价值观的心脏”,而这个“心脏”就在靖国神社。因此,小泉身为首相再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深层动机是:假借公权力呵护这个所谓“心脏”,肯定美化日本当年侵略战争的战死者,反复冲击、否定国民的和平主义价值观;进而以错误史观为基础,建立有利于军事大国化的社会价值标准,使国民认同、支持日本再度成为“战争国家”。一个民族总是要有信仰和一种精神的。有笔者认为只有崇敬和信仰,才会去祭拜逝者;以小泉纯一郎为首的日本右冀分子一再拜鬼,其“心灵问题”的要害到底是什么我们就不难破解了。

出生在战后的日本人,对那段侵略历史的认识已经非常模糊;而这些人,构成了现在日本人的主体。他们只知道美国的原子弹对日本造成了重大伤害;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先辈曾像野兽一样侵略别的国家,杀戮了成千上万无辜的人。强烈的优越感会让这些人成为日本政客的玩偶,继而成为战争的承担者。日本走到今天的地步,除了国民心理作祟和具有强大的可以转化成战争机器的科技力量和经济实力外,在小泉的主导下,拒不反思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战争,蔑视亚洲各国和民族;致使军国主义阴魂不散,终于又一次成为了全体国民的主导思想,更是关键的因素。小泉首相和100名议员共同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以及小泉在国内高达60%以上的支持率,已经清楚地向全世界亮明了底牌。从崇鬼、拜鬼到做鬼——小泉已经把日本一步步引向深渊。

唯物主义者认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神仙,更没有鬼。

中国人只是习惯于把那些犯我家园,杀我同胞,夺我家产,凶残成性的外来侵略者称呼为“鬼”;如对当年入侵我国的“八国联军”中的成员国称“美国鬼”、“英国鬼”、“德国鬼”。。。。。。当然,新仇旧恨——中国人民更加痛恨60年前犯我国土杀我同胞而至今不思悔改的“日本鬼”!随着60年的过去,曾经满目疮痍、积贫积弱的中华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国防力量空前强大,曾经备受凌辱、历尽磨难的中华民族正以独立自主、自信自强的崭新形象屹立于当今国际舞台,在世界和平发展事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虽然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有相当一段差距。我们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从事国家建设,中华民族的崛起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一直认为,中日两国的共同战略是“和则两利,战则双败”。和与战的操控权主要在日本手里,中国的领导人也希望日本领导人有高瞻远瞩的战略选择。但是从崇鬼、拜鬼、做鬼的小泉“心灵问题”来看,这些将成空中楼阁,和平的条件正在丧失,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恶魔正在向中国人走近。

在中华民族上千年的发展史上历来有着这样一种精神——那就是不信邪不信神不怕鬼的精神。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但决不惧怕战争。

我们解读小泉纯一郎崇鬼、拜鬼、准备做鬼的“心灵问题”,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不战则已,一战就要迅速灭亡日本。把这个反人类的魔鬼消灭在它尚未疯狂发飙之时。

从乐观的前景预测,也只有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才有可能震慑日本妄图复僻军国主义的极右势力,从而把战争恶魔扼杀在潘多拉盒子中。

渔乐吧客服
泥鳅苗
金叶女贞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