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讲述Google通勤车司机们一天的生活

2019/03/13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讲述 Google 通勤车司机们一天的生活 科技浪潮席卷而来,并不是让每个人都成为盆满钵满的赢家。为科技公司开车的通勤车司机们便是被忽视的人

讲述 Google 通勤车司机们一天的生活 科技浪潮席卷而来,并不是让每个人都成为盆满钵满的赢家。为科技公司开车的通勤车司机们便是被忽视的人群,今天就让我们看看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吧!

(注:上图就是曾经为 Google 开通勤车的司机布兰登·巴洛。)

科技圈里永远不缺乏新鲜的猛料,比如令人咋舌的并购,新鲜有趣的创意,又或者是从车库中孕育出来的奇迹。但是不要以为在这个圈子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光彩照人。这一次,让我们将目光投向科技公司的通勤车司机身上,看看他们的生活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象?

Google 通勤车司机的一天

布兰登·巴洛(Brandon Barlow),现年 38 岁,一名为 Google 公司服务的通勤车司机,周而复始的穿梭在繁忙堵塞的交通中。通常情况下,巴洛于早晨 5 点 15 分离开自己位于西奥克兰的家,乘坐 BART(旧金山湾区快速交通系统)于 Oyster 站点下车。在那里,一辆双层巴士等着他。他坐到通勤车的司机位置,开始一天的工作。早晨 7 点 40 分,他停到了站。位于 Marina 地区,前往 Mountain View 的 Google 职员开始陆续上车。等把所有人运往目的地后,他将无所事事,消磨时间,请注意,这段等待时间 Google 是不给他任何薪水的。直到下午的 3 点 15 分,他又继续启程,返回旧金山。然后再在旧金山和 Mountain View 之间做一个往返。等他回到家中,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简单洗漱之后,晚上 10 点滑入梦乡,于第二天开始周而复始的工作。他每个小时的时薪为 18.75 美金,上班一年之后,巴洛已经苦不堪言,筋疲力尽。

这份工作糟糕的地方就在于:他将人们送往 Google 位于 Mountain View 的总部后,不能离开,必须等到他们下班再送他们回家。而在 Google 总部所待的这段时间,他是得不到一毛钱薪水的。当他提及为 Google 开通勤车的那段经历的时候,眉头紧蹙。他手握成拳头份忿忿地说:“ Google 的人倒是方便了,可是谁又能替我们司机考虑争取一下呢?我,包括其他通勤车司机们,都已经很疲惫了。”

另外一名供职于 WeDriveU 的司机,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要求不公开她的姓名。她说她的两个班次是早上 7 点到 11 点,下午的 3 点 30 分到晚上 11 点。她说这样的生活简直犹如在监狱一样。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辗转在 Mountain View 和旧金山两地,很少休息。有时候抽空回到东湾的家里,与孩子们见见面,而这意味着她将花费更多的时间在路上,也更加疲惫。

科技之光照不到的灰色人群

在 2004 年,Google 公司成为个愿意给居住在旧金山的员工提供通勤车服务的公司。班通勤车在旧金山有两站,搭载了 155 名乘客。而如今,Google 已经在附近 7 个城镇中提供 112 辆通勤车,乘坐人次达到了 6000 人!在 Mountain View 工作的职员有三分之一都是要乘坐通勤车来上下班的。其他科技公司也同样提供通勤车服务,比如 Facebook,Yahoo,Apple 以及 Genentech。

如果说在硅谷中越来越多的通勤车证明了旧金山科技浪潮卷土重来,那么像巴洛这样的司机却处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劳动强度大,工作并未比其他在硅谷工作的科技圈人士来的光鲜亮眼,却拿着相对微薄的薪水。其中一些人,包括巴洛在内甚至并不是直接受雇于 Google 公司,而是受雇于第三方劳动承包商。一般来说,这些人群往往会面临更低的薪资待遇和更少的福利保障。一些司机甚至开始质疑这些劳动力承包商的商业行为是否合法。

在 2012 年的 12 月,WeDriveU 的某位司机代表自己以及其他的司机,向供职的本公司提出诉讼,指控公司并未按照法律的规定给予换班司机应有的劳动补偿。之后 WeDriveU 同意私下解决这一劳动诉讼,89 名司机合计得到 125,000 美金的劳动补偿。在支付了律师费用后,只剩下 65,000 美金,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大概也就是 730 美金。而这个数字远远不能补偿通勤车司机在 Google 公司等待的所耗去的时间,而这个才是司机们认为不合理的那一部分。

巴洛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为了度过将近 5 个小时的等待时间,他会去 Google 的健身房转转,或者在自己的巴士上小憩一会儿。至于他在这个解决方案仅仅拿到的 359 美金。他很生气,这根本没有解决他关心的上述问题,他甚至考虑要重新提出诉讼。

斯坦福大学劳资领域的学者威廉·古德(William Gould)表示:“如果他们在所谓的“下班时间”无法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么他们理应得到正常的工资待遇。”他着重强调道:“看起来他们下班了,其实他们压根没有。”

Google 拒绝针对以上的劳资纠纷做出任何评论,只是指出:通勤车司机们将获得“Google 福利”,比如进入健身馆健身,咖啡馆或者餐厅就餐和休息,享受这一休闲时光。但是对于大部分通勤车司机而言,这绝不是什么悠哉的休闲时光。那只是一段冗长,需要消磨掉的烦闷时间,

讲述Google通勤车司机们一天的生活

充满了昏昏欲睡,百无聊赖。

何去何从

对于这样的处境,Google 通勤车司机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文中的巴洛先生,已经找好了下家,为一个非科技络公司开车。工作远比现在要轻松惬意许多。而第二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WeDriveU 公司的员工,仍然继续选择隐忍的工作和生活。因为她每个小时的薪资是19.25 美元,这远远要高出法律规定的工资。尽管工作让她筋疲力竭,但她是全家上下一个有收入来源的保障,除了这样的工作,她又能去哪里找到更像样儿的工作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