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听琴在深海

2019/07/13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左手,是踟蹰未醒的寒梦 右手,是相距一亿颗星星距离的黯伤 饮着泪,奏一曲伤逝的恋歌,浅浅,淡淡左指黑键,在冷冬里寂寞蜷缩,感触疲倦右指白键,

左手,是踟蹰未醒的寒梦 右手,是相距一亿颗星星距离的黯伤 饮着泪,奏一曲伤逝的恋歌,浅浅,淡淡左指黑键,在冷冬里寂寞蜷缩,感触疲倦右指白键,逆着银河绊落暖伤,抚泪而泣在注事遗年里,钢琴独奏,诉一个关于深海的故事: (浅弹,独语)他是浅滩里冰冷的海星,和着钢琴声冷漠独眠; 她是远自深海,逆着洋流而来的鱼, 暗恋着他,妄想乞求一个迟来的吻-却被冻伤, 搁在浅滩,竭水而亡 (长弹,哀语)曾经迷醉于深海,对着幻丽的珊瑚不语独歌; 暖流咫尺,他是刹那间掠过的海星,不舍回眸 (慢弹,凄迷)一眼情深,在钢琴曲里流连不矢; 黑键长年,白键沉眠,冬在心悸时至若深海 冷梦独醒,残躯腐糜,心凝结在梦矢迷醉处 (停奏,悲歌)他逆着另一股洋流远去,扶过的风,如吹散尘埃般流逝她的残骸;零星的粉末飞在海的上空,寻着他冰冷的影, 愿在他下一个栖息的地方,奏一曲远自深海的低诉的轻语… (背景,独白)在深海里,我是一尾竭水的鱼,贪婪地吸噬着残余的氧气。 他不知去了何方,是否听见我残思的诉语? 一次为爱孤注的逆行,得到的却是来不及拭去的泪水! 他是否在远方与另一尾鱼浅唱,把我遗忘在不曾深忆的注事里?……

前列腺囊肿临床诊断方式有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韩国尤物

下一页:泰山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