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列兵贝克特的一天(下)

2020/01/16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列兵贝克特的一天(下)遭遇到那种古怪的天气变化的当天下午,安静的墨西哥官邸最顶层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然后是一声中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列兵贝克特的一天(下)

遭遇到那种古怪的天气变化的当天下午,安静的墨西哥官邸最顶层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然后是一声中气十足的报告声。

“报告!变种人第三军团第7侦察队队长艾德蒙.戈尔,列兵贝克特前来汇报!”

名义上墨西哥战区最高指挥官哈维.登特挥了挥手,低声说:

“稍息,士兵!”

老戈尔和贝克特双手背后,很有军人威仪的站在原地,在他们眼前,除了战区最高指挥官哈维.登特,后勤主管刘易斯上校之外,还有新上任的四大军团长,以及从哥谭专门来处理此事的特使,穿着骚包的红色披风的奇异博士。

看到这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聚在这里,老戈尔和贝克特的眼神微微碰撞了一下,看来这件事还真的是受上面重视,说不定他们发现了某些不得了的事情。

“少尉,汇报一下你们看到的场景!”

刘易斯开口说:“在墨西哥城也能看到,但我们距离事发现场太远,只能隐隐看到个大概,听说你们看到了天空上方显现的完整符文?”

“是的,长官!”

老戈尔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一张照片,双手递给了距离他最近的刘易斯:

“这是我们现场拍摄的照片,并不清晰,但依然可以看到那上面的纹路,当时的场景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天空落下来,长官们,我见过魔鬼帮的传送仪式,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放大了上百倍的传送仪式一样。”

“恩...”

刘易斯将手里的照片交给奇异博士,后者只扫了一眼,眼神就变得凝重起来,他看向眼前的两个士兵,最后落在了有些胆怯的贝克特身上:

“列兵,听说你认识这些符文?”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贝克特身上,这让这列兵有些紧张,然后他手里就被刘易斯塞进了一根雪茄,这个很油滑的社会大佬敏锐的感觉到了眼前这士兵的紧张,他笑呵呵的让两个大头兵坐在椅子上,亲自给他们点上雪茄,安抚道:

“别担心,伙计们,这里都是自己人,而且你们这一次的发现很有用,说说吧,如果有价值能让赛伯老大感觉到满意,你们肯定会有丰厚的回报,魔鬼帮从来不搞那些虚的,钱或者地位,都会有。”

“呋...”

贝克特深吸了一口烟气,让自己有些躁动的心情安静下来,他轻咳一声,说到:

“我是个英国人,但我祖母是德国人,据她说她小时候在巴伐利亚的村子里和一个自称是符文巫师的老头子学过一些神秘知识,她总是给我讲关于神王奥丁和添上仙宫的故事,这些符文我很眼熟,应该就是她教我的那种卢恩符文...这照片上的符文应该是称颂神王奥丁的功绩,而且似乎是一种代表距离和空间的意思,具体的我就不知道更多了。”

“神王之名,响彻九界。彩虹桥所到之处,皆为阿斯加德的领土...”

斯特兰奇的手指在照片上滑动,他抬头看着贝克特,低声说:“这就是那符文的意思,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彩虹桥开启的仪式,看上去你有某种天赋,贝克特,卢恩符文是一种精神符文,没有天赋的人是没办法学会的。”

“你,你能看懂那些?”

贝克特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儒雅的人,斯特兰奇微微点头,然后扭头看着哈维:“这一队我要征调,用来搜检他们看到彩虹桥的大范围区域,这是彩虹桥第一次在美洲上空开启,说不定代表着阿斯加德的某些动向。”

“等等。”

四位军团指挥官之一,全身穿着刀锋样子战甲的高大斯拉夫人,现在的战争骑士突然开口说:“并非我怀疑你,博士,但...传说中的神灵,真的存在吗?”

这个问题几乎代表着房子里所有人的疑惑,面对众人的目光,斯特兰奇摇了摇头:

“你们四个人接受了恶魔领主的契约,还能驱使冥龙作战,你们见过了真正的恶魔与魔鬼,它们都存在,为什么神灵不存在?当然,你可以把他们看做是更先进更强大的外星人,他们也确实来自群星之间,不过神话在这里稍微出了些漏洞,他们中的大部分,可没有所谓的“神爱世人”的说法。”

“为什么?”

瘟疫女士好奇的问到,一抹墨绿色的气体在她之间环绕,就像是一条活灵活现的小蛇,他的问题没有由斯特兰奇回答,哈维.登特弹了弹手里的银币,这在如今的墨西哥大地上如雷贯耳的大人物低声说:

“你在摧毁蚂蚁巢穴的时候,会和蚂蚁商量吗?蚂蚁和人类,这就是我们和他们的关系,真是残忍的现实。”

说完,哈维拿起笔,唰唰唰的在一份文件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将它递给了斯特兰奇:

“第七侦察队的10个老兵归你了,博士,他们都是最好的战士,别让他们死在莫名其妙的事件里。”

“放心,双面人。”

奇异博士应声说:“只是侦查而已,彩虹桥并没有真正启动,也许那只是阿斯加德闲来无事之时,对地球的一次侦查而已...”

与此同时,在众人头顶上遥远的星空中,包括地球在内的就颗藏匿于银河中的星球正沿着自己的轨迹缓慢运行,不过如果你将其他的星球从这幅银河画卷里摘出去,你就不难发现,这九颗缓慢移动的星球,正缓缓的运动到一条直线上...那是一条横跨银河的直线。

“呼...五千年的时间,九大王国又将重归于起源之线,这是不是混乱将来的征兆?”

在一颗面积比地球大很多,文明画风迥异的星球上,一位穿着华丽高贵的女士将自己的视线从眼前神秘的星轨上移开,她美丽的脸上有一抹无法释怀的担忧,作为阿斯加德最好的占星师,她从眼前这万年一遇的变化中,体会到了风暴将来的那种压抑。

“母后...快去救救索尔!”

一个有些惊慌的声音打断了这位美丽的占星师的思考,她回过头,金色的长发之中,那一束白色的羽毛如此的显眼,给她的美丽又增加了一丝特殊的魅力,她身穿华丽的白色长袍,腰系金色腰带,上面挂着一串钥匙,那是阿斯加德之主,神王奥丁的宝库钥匙。

而这位强大的占星师和魔法师,就是这阿斯加德的女主人,奥丁的妻子,弗莉嘉天后。

“怎么了?我的孩子洛基。”

看到急匆匆的走入自己占星台的小儿子,天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母性的笑容,她伸出手,拍了拍自己小儿子的肩膀,低声问到:

“是你的哥哥又惹祸了吗?”

洛基,北欧神话中的诡计与谎言之神,传说中他是雷神索尔的叔叔,但实际上,在真正的阿斯加德仙宫里,他是神王奥丁的小儿子,不省心的雷神索尔那听话的弟弟。

“索尔带着他的武士大闹了霜巨人的国度,差点被俘虏,是父王将他们救了回来,但父王也因此受伤,现在将军和大臣们要将索尔流放...快去救救他吧,母后!”

“胡闹!”

天后听到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变得非常的气愤,霜巨人可是阿斯加德的大敌,那些生活在约顿海姆的霜巨人在数千年前被奥丁征服之后,无时无刻不想着推翻阿斯加德的统治,奥丁一直在保持克制,索尔身为皇子,却如此的肆意妄为,真是让人失望。

“跟我走!洛基,我们去看看那不省心的家伙!”

天后阴沉着脸走出占星塔,洛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跟在她身后,洛基的形象是个帅气英俊的黑发年轻人,偶尔会有些阴沉,脸上总是带着一丝邪笑,他手里握着一根手杖,身穿绿色的便装,总体来说,这是个阴霾的家伙,但他在阿斯加德的名声却很好,而且因为卓绝的魔法天赋,很得天后的喜爱。

当天后走出占星塔的时候,阿斯加德仙宫的场景展现在她的眼前,那是金色的壮丽尖塔型建筑群,和地球的画风迥异,但远远看去,确实有种震撼人心的感官,悬浮在空中的塔楼,魔法光泽闪耀在这城市之上,先进的科技和古老的习俗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让它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仙宫一样。

在更遥远的地方,美丽的雪山森林,还有让心神静谧的湖泊,以及远处芳草萋萋的阿萨神域的草原,这是一颗完美的星球,在数万年前阿斯加德人诞生在这世界的那一刻,他们就一直和这个世界自然而又平衡的发展。

在天后行走于空中的正前方,一座金碧辉煌的高塔耸立在城市中央,那是金宫,阿斯加德永恒王权的象征,从它前方延伸到城市最外围的一座闪耀着七色光晕得到桥梁,那就是神话传说中,英灵们奔赴战场的彩虹桥,据说从那里,可以到达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

“索尔!你的鲁莽行为让阿斯加德和霜巨人王国的和平危在旦夕,你让你的人民面对战争的灾祸,你何时才能收敛起你的肆意妄为!你什么时候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王位继承人!”

刚刚走入金宫,天后就听到了自己丈夫,众神之王奥丁那虚弱的吼声,在这华丽的宫殿之内,阿斯加德的将军和大臣们聚在一起,在他们中央,一脸不服气的,身穿威武盔甲的金发年轻人半跪在地上,一把黑色的战锤放在他手边,他大声回应着父亲的质问:

“霜巨人派出探子,试图侵入阿斯加德,被海姆达尔发现,被毁灭者摧毁,但这已经是他们对我们的和宣战了!神王!作为未来的首领,难道我不应该去找他们讨个说法吗?”

这是索尔,奥丁的长子,掌控风暴与雷电力量的战士,未来的阿斯加德王位继承人,他说话中气十足,就像是雷声在这宫殿中鸣响:

“你指责我鲁莽?我并不这么认为,我的父亲,我只是在用我的方式,守护我爱的阿斯加德和我的人民,我不认为我做错了!那些霜巨人必须学会畏惧我,就像他们畏惧你一样,而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你,我的父王,你很快就没有王国可以保护了!!”

“逆子!”

这反驳让本就愤怒的奥丁的怒火更加旺盛,他手里那根刻满了卢恩符文的金色长枪狠狠的点在地面,这一刻,耀眼的雷光四溢,让本就辉煌的王宫更加璀璨,整个阿斯加德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让神王之威体现的淋漓尽致,不过在雷光之中,神王那带着眼罩,白发苍苍的脸上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虚弱。

在他的腰部,一个被冰封的伤口周围,有不断的蓝色雷光在跳跃,那是他在营救自己儿子时被霜巨人之王击中的伤口。

“我判处你流放之刑!”

奥丁的声音在雷光中变得冷漠:“直到你理解并且承认自己的错误之前,你将以凡人之身在凡人的国度里忏悔,如果你无法理解自己的错误,如果你依然坚定战争就是解决一切的方式,那么...阿斯加德将再没有你的位置!”

“守门人!”

奥丁手里的冈格尼尔,永恒之枪向前一挥,护卫在他身侧的,身穿金色战甲,半覆式闪电面罩,手持华丽重剑,有一双琥珀色眼眸的海姆达尔的应身而出,摁住了索尔的肩膀,将怒吼的他押往彩虹桥。

奥丁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他的左手一挥,那被放在地面上的雷神之锤落入他手中,他在那锤子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将它扔向了金宫之外的天空,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听到了索尔不甘的吼叫声,他感觉到心神俱疲,他向前走动一步,眼前的视界开始流转:

“诸位,阿斯加德...我...”

奥丁想说些什么,他眼前的画面却猛然一黑,手中的永恒之枪再也握不住了,身体倒向身后。

“砰”

神王的身体倒在了王座上,天后的目光一缩,庞大的魔法能量喷涌而出,将自己的丈夫包裹起来,消失在了大殿之上,顷刻间,整个王宫乱作一团。

“洛基,仙宫之次子,在神王恢复健康之前,阿斯加德由你摄政!”

诸暨市中心医院
榕城区妇幼保健院
治疗白癜风赤峰哪家医院好
惠州治妇科医院哪好
治疗白癜风台州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