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四周年三颗孽草的一个下午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董牢儿  夏日的一个午后,董牢儿独自倚在自家的院门上,在迷茫与渴望中默默地等待奇迹的发生。  门扇在身体轻微晃动下低吟。门轴吱吱妞妞地叫唤,

董牢儿  夏日的一个午后,董牢儿独自倚在自家的院门上,在迷茫与渴望中默默地等待奇迹的发生。  门扇在身体轻微晃动下低吟。门轴吱吱妞妞地叫唤,是替他叫屈,还是对上苍不公的抗议?只有老天知道,董牢儿心里清楚。  少年董牢儿,清秀、稚嫩的脸上镌刻着恐慌,失望、无助与悲悯。心里淤集着对有形物体和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憎恶与讨厌。他憎恶天上的太阳;憎恶哈巴狗一样巴结太阳的白云;憎恶田野里的野花;讨厌夜幕降临后挤眉弄眼的星星和初一十五不一样圆的月亮。更让他羡慕嫉妒恨的是背着书包唱着歌从他家门口招摇而过的孙老牛和披着羊皮袄偷偷摸进他家,等会又悄悄溜出来蹑手蹑脚从他身后经过还不忘给他后脑壳弹一“嘎嘣”的队长。在万物生长和鱼龙混杂的世界里,只有树上叽叽喳喳的麻雀和勺(傻)娃子杨社子能给他带来暂时的快乐,让他忘掉心中的烦恼。要不是麻雀从早到晚的叽叽喳喳和杨社子“嘿嘿”地陪伴,孤独的日子和不分昼夜的“黑”,烙在心底将一天比一天沉重又冗长。  烙铁一样的太阳在西斜。面对阳光,脑袋上似有千万根麦芒戳在肉里。可恶的太阳。他骂一声,往后挪两步;骂一声,往后挪两步。突然,脚掌踩在了一截擀面杖似的硬物上。说时迟那时快,来不及避让的董牢儿“哧溜”一个屁墩,人展展地就撩在了地上。  自感羞愧的董牢儿不顾疼痛鱼跃而起,站稳后略作镇静。摸摸后脑勺,摸摸胳膊肘,弯腰在右脚的后面摸索到一截枯枝,急急抓起,恼怒地扳成两截向远方撇去。他拍拍摔痛了的屁股和粘在裤子上的尘土,转身时,额头又被门缝里溜进来的一绺阳光舔了一口。他下意识地偏头,歹毒的太阳穷追着从他瘪踏踏的眼眶里挖出一点残存的眼屎从脸上一晃而过。真是软处好起土啊!他在心里诅咒着太阳。愤怒中一个侧身便甩掉了黏在头顶的炽热。将孱弱的一副小身板淹隐在墙根的阴凉处,把飞扬跋扈的阳光狠狠地撩在地上,任凭它欺负小草和蛆虫蚂蚁去吧。  到了吃豆子的夏至,预示着伏天即将到来。这个季节,蹲在白杨树上的麻雀都怕太阳燎了毛,悄悄卧在树叶里闭紧了惹人烦的嘴巴。死雀儿!一群自不量力的家伙,从天麻麻亮个亮起嗓子,随后便是此起彼伏的叽叽喳喳。它们只要蹲在树上,就会扯开一片嘶声向世界炫耀。  抬头仰望着暂时沉寂的白杨树,董牢儿想:他要是能变成一只小鸟:麻雀、燕子,鸽子!那怕讨人嫌的乌鸦都行。现在就飞起来落在树梢,问问这群吃个毛毛虫都要向伙伴显摆的小东西有什么绝招可能丢掉烦恼,成天在兴奋中手舞足蹈。想着的时候,董牢儿挥舞双臂,身形跟着就有了即将飞起来的样子。  就在董牢儿飞起来快要落在树梢和麻雀共舞的瞬间,一阵“嗡嗡”声向他靠近。随后,“踢踏、踢踏”的脚步已经到了跟前。杨社子来了!他的心里雀跃了一下。听,由于脚步过分的拖沓,鞋底摩擦石子的响声掩盖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话声。  董牢子,你瞭啥呢?  听清了杨社子鼻音浓浓的话。意识到自己又做了羞于示人的徒劳动作,他复有拍两把屁股,迅速把眼睛和脑袋一同掖进门后的阴凉处藏起,深怕杨社子大声的嚷嚷又招来一些嗤嗤笑的目光。他怕别人当他面扯出跟眼睛有关的话题。每当别人在他跟前无意或有意说出“看”或者”“瞭”时,他都要羞愧地低下头,恨不得把两颗无用的眼珠子抠下来装进裤裆。刚看不见的那两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把眼角悄悄暼向王宝子他们议论花儿、蝴蝶、小鸟的地方。若不小心被他们看见了,总有人幸灾乐祸地说:瞎娃子,你瞅个求呢。从那时起,他的心里陆续摞起了柳枝抽打的痕迹。被讥讽、恶作剧剐蹭过的伤痕随着一天天长大,不仅没有抹掉,反而像饲养员给小马驹屁股上记号的烙铁,将疼痛深深地烫在了伤痕累累的心里无法清除。  为了避免伤疤被循环揭起,后来的日子,除了杨社子,他再也不跟王宝子、孙老牛他们玩了。只有杨社子拿着破布条连接的鞭子或马莲草编成的小动物殷勤地举到他的眼前,问他:董牢儿,你看,你看,我拧的鞭子,我编的马!这时候,他才感觉自己是一个眼睛明亮的人,很自信又很自豪的伸出双手接过杨社子递过来、其实四不像的成果仔细地摸一摸。像家长,又像老师认真回答:好,好看。伴着杨社子“嘿嘿”的笑声,他就会从内心弹出一片光明,和杨社子一起哈哈大笑。  嘿!你听,社子。  他拉了拉杨社子的手。  两只雀儿打架呢。  我看不见,我要吃馍去。  杨社子甩开他的手。摔打着柳枝,趿拉着鞋底从他的眼前悄然消失。  送走杨社子的脚步,他转身再一次把思绪集中到了小鸟聚集的树梢。突然树上有两只鸟儿在撕心裂肺的啼叫。他从树叶丝丝缕缕的拉扯和哗哗啦啦的碰撞中知晓,两只麻雀在为吃一只小虫子争吵。平时只要听到鸟儿打架了,他总会跟着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地为它们鼓掌加油。可是这会儿,他不想听这群小东西撕扯,他要让世界静谧,不能有任何声音出现。  然而,麻雀拔河般的争吵,陆续引来树上鸟儿共同的助威喝彩。树荫的世界里便再一次出现了此起彼伏生命的盎然生机。他前走两步,弯腰从地上摸索着拾起一块石子,伸手比划了一下,退几步站到门口,使劲向麻雀吵架的地方扔去。他的目的是要赶走它们,叫它们滚蛋,不让它们的喧哗惊扰了树上即将出生的一窝小喜鹊。  随着石子飞起,麻雀争先恐后落荒而去。  树上安静了,地上也安静了。身边只传来芦花公鸡领着妻妾成群的母鸡们啄食沙粒的“沙沙”声和鸡仔找不见母亲着急奔跑中的“咕咕”声。  杨社子  十一岁的杨社子离开董牢儿,一路摔打着撸了树叶的几根柳枝四处乱窜。路过即将见底的涝池,他习惯的站在涝池沿上峭立的那块石头上不动了。两坨粘稠的鼻涕一路下滑越过上唇,趟过门牙即将糊住嘴巴了,他都不管不顾,只眯缝着一双没有光辉的眼神,乜斜地盯着水面上飞来飞去的蜻蜓出神。  看着花花绿绿的蜻蜓,杨社子突发奇想。要抓几只小东西带回家,让爷爷编一个笼子装起来养在家里,天天看它们在院子里飞。说干就干,他跳下石头,蹽起蹦子跟着纷飞的蜻蜓,奓着两只手忽闪着胳膊,像一只折翅的小鸟沿着涝池转圈。  转了几圈,撵不上蜻蜓的杨社子站住了,失望中的他咧了两下嘴,扑腾坐在涝池沿上,看着渐近渐远的蜻蜓说:我捉不住你,我爷爷能捉住你!你等着。一下子他似乎茅塞顿开似得看到了希望。泪眼里闪过一丝儿亮光,人虽在大口大口踹气,脸上却镌刻了渴望的笑靥。  奶奶我要喝水。跑累了的杨社子起身往前两步自言自语。转身没有看见奶奶的影子,看着涝池里快要见底的水,毫不犹豫向今人作呕的水面走去。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似乎饥渴难耐。面对沤了一个春天,已经长出了绿苔的水面蹲下身。伸出双手拘一捧早已浑浊成一锅拌汤的水喝了下去。捧第二捧时,水里游动的几只蝌蚪突然吸引了他的眼球。他把手放在水面上,两眼盯着淤泥中时而摇摆、时而静止不动的蛤蟆骨朵儿出神。黑黑的小东西,鼓着圆圆的肚子,拖着长短不一的尾巴,好玩。好奇怪?一样的东西,为啥有的长腿,有的没腿?有的有尾巴,有的没有尾巴?董牢儿、王宝子,孙老牛他们肯定没见过涝池里的蛤蟆骨朵子有两条腿的,还有断了半截尾巴的。我抓几个给他们瞧瞧。嘟囔着,杨社子连水带泥捞出了几个蝌蚪捧在手心。他看着蝌蚪们甩着扁平又透明的尾巴在手心蠕动,他乐了。几个蝌蚪的尾巴甩来甩去抠搜着手心有点痒痒,手心的痒痒刺激着杨社子笑出了声。  在“咯咯咯”的笑声中,他的双手不由自主打开了一道小生命死里逃生的缝隙,当杨社子笑够了低下头,几只蝌蚪早已从他掌心溜出,纷纷跳进浑浊的水里,惊恐地摆动起还没有完全蜕变的尾巴,慌不择路向涝池中间游去。  爬在水面上的蝌蚪瞬间被杨社子的举动吓着了,看到伙伴们的惊慌失措,一个个蒙头转向紧随其后向蛤蟆墩游去。  看着突然在眼前消失,无影无踪的蝌蚪,杨社子不动了。都藏了?妈妈x的。他不死心。捡起放在脚下的柳枝,狠狠地戳在水里,扒拉着淤泥。他要从厚厚的淤泥里翻出为啥不愿意见他的蝌蚪。杨社子生气了,柳枝在水里欢快的搅动。东一下,西一下,一大片水面在柳枝的搅拌中彻底看不见底了。瞧着越来越浑浊的水,他停了手里的搅动瞪圆眼珠子在水面上搜寻。半晌没看见蛤蟆骨朵儿的影子,他失望的撩下柳枝,抽手在裤腿上搓几下手心手背上黑色的淤泥,看着水面上的青苔和红色蹦蹦虫,上下嘴唇左右一撇,砌在双唇的两坨鼻涕上瞬间沾满了流下来的眼泪。他哭着喊着要回家告奶奶去,这群可恶的东西,为啥藏起来不让我捉?起身,一只蜻蜓从远处飞过来停在他的眼前伸手就能捉到。看着几乎粘在了鼻涕上的蜻蜓,他伸出了双手。在手指即将触摸到蜻蜓翅膀的瞬间,“呱—呱—呱”几只癞蛤蟆的叫声在涝池里响起,在他低头的刹那,蜻蜓贴着水面飞走了。  蜻蜓都被你们吓跑了,还叫。  杨社子目送蜻蜓远去,手拿柳枝、气势汹汹要找“呱呱”叫的癞蛤蟆准备复仇时,再一次看见了不远处水里密密麻麻的蝌蚪。他又笑了。撇掉柳枝,张开臂膀向蝌蚪们聚集的水面扑去。  看见了更多的蝌蚪,兴奋的杨社子用袖筒随意将鼻涕往脸蛋上一抹。抓下头上的帽子,双手撑开放在身旁,东一下,西一下,一捧,两捧,三捧,接连不断将来不及逃遁的几只蛤蟆骨朵儿连同淤泥一起装在帽子里。  不一会儿,杨社子高兴地端起装满了水、淤泥和蝌蚪的帽子,顺着涝池里牲口踏出的小路拾级而上。他看着帽子里挤来挤去游动的蝌蚪走走停停,到了涝池沿上时,帽子里的水不知跑哪去了。十几只蝌蚪和即将蜕变、已经蜕变成小癞蛤蟆的生命拥挤在失去水的帽子里接二连三翻了白眼。杨社子盯着几只不动的蝌蚪放下帽子。他真的生气了,想教训一下这些耍赖皮的家伙。他捏起一只,三个手指稍一用力,“嘭”极其轻微的一声响,手指头上便沾了黑乎乎的的东西。  好吃吗?  他把手指放进嘴里吮一下,“呸呸呸”连吐三口吐沫。诧异地盯着另外两个指头上的黑泥和帽子里的蝌蚪。他呆呆地看一眼手指又瞅一眼地皮,他在找刚刚还在手指间摆动尾巴的小东西去了哪里?脚底下,身前身后找一遍,他又把双手伸进帽子,从一群做垂死挣扎的小东西里翻来覆去找。嘿!你个孽怂,我看见你了。他笑着拿起一只不动的蝌蚪,慢慢地举起,蝌蚪扁平的尾巴在太阳光下摇摆,杨社子笑了。笑声中,“嘭”又一下,脸上和眼睛里同时溅进了蛤蟆骨朵儿的内脏。摸摸脸揉揉眼,杨社子似乎发现了一种好玩的游戏。紧接着一群蝌蚪的尸体便在杨社子的手里像孙老牛过年放过的炮仗接二连三爆炸。  当他想起要拿着蛤蟆骨朵儿到董牢儿跟前炫耀时,帽子里只剩下三个完全蜕成了癞蛤蟆的可怜虫。它们接二连三在帽子里蹦跳,试图摆脱帽檐的束缚,终还是没能跃出杨社子肮脏的手掌心。  兴高采烈的杨社子端着帽子,蹦蹦跳跳跑到董牢儿家门口时,站在门口的董牢儿早已不见了人影。  看不见董牢儿,杨社子失望了。瞅着董牢儿家关紧的院门,“吸溜”将那坨剩余的晃悠了一个下午的浓稠鼻涕吸进嘴里,重重地咽进肚里。用袖头抹一把黏在唇上的鼻涕,转身走了。  他要去找王宝子,他知道放马的王宝子在什么地方。王宝子拉着马出门时,还叫过他呢。他把三只小小的癞蛤蟆握在右手,将黏糊糊、湿漉漉的帽子扣在头上,向村外走去。  已经看见了白马长长的尾巴,讨厌鬼奶奶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没来得及跑掉,奶奶一把拽住了他的右手。  沉静在兴高采烈中的杨社子被奶奶一扯一钳“嗷”地一声。身子前倾,撅个屁股和奶奶拉锯。然而奶奶的双手像一根草绳紧紧地绑着他的右手,使他无法脱身。  气急败坏地杨社子摆脱不了奶奶的纠缠,转身挥舞左手在奶奶身上乱捶乱打。奶奶在避开他拳头的过程中,用另一只手扳开杨社子攥紧的右手。松手的霎时,三只癞蛤蟆的尸体便落在了奶奶的脚上。奶奶“妈呀”一声,一个哆嗦撒开了杨社子。就在杨社子转身要跑的空挡,奶奶再一次抓住他的右手,腾出一只手,朝着他的手背响亮地拍一下,拽上“呜呜咽咽”的杨社子回家了。  王宝子  西斜的太阳剩下一房子高的时候,拉上马踉踉跄跄走出饲养场的王宝子眼就看见了手捧帽子站在涝池沿上发呆的杨社子。他急忙举起马莲草编的两只马驹招呼他。等杨社子到了跟前,急忙把马驹塞进他手里,还答应给他捉一只蝴蝶和两只水鸟,杨社子才屁颠屁颠跟着他出了村口。刚上了田埂,杨社子的奶奶气喘吁吁从后面撵上来把杨社子扽走了。  杨社子走了,十二岁的王宝子看着杨社子和他奶奶的背影怅然若失。眼瞅着他们走远了,失望的王宝子独自拉着马吃力的往青草丰腴的地埂走去。从早晨一起床,王宝子就感觉今天的身体比昨天还要沉重。这会儿打颤的双腿被劳累了一天早已饥肠辘辘的两匹马拽着被动的往前走。要不是坚强的毅力和生存的信念支撑,发软的身子随时就要摔倒在马蹄下。 共 1946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抗菌治疗前列腺炎成果如何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无题九

下一页:相遇公交车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