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沙漠圣贤 百五十六苏拉 封锁

2019/12/05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沙漠圣贤 百五十六苏拉 封锁号声凄厉刺耳,响彻四野。穆哈迪冲出屋子,现外面已经乱了起来,士兵们来回奔跑,口中喊着命令。在他身后

沙漠圣贤 百五十六苏拉 封锁

号声凄厉刺耳,响彻四野。

穆哈迪冲出屋子,现外面已经乱了起来,士兵们来回奔跑,口中喊着命令。在他身后,法赫德和乌黛也跟着跑出了屋子,还有些其他人也从建筑里冲了出来。不都是士兵,看起来就是些旅人之类的。有的人冲出来的时候,衣服还没穿好,只能用手扶住袍子上沿,不让它掉下来。

四周一片混乱

,没人知道生什么事了。嘎吱嘎吱的响声从围墙那边传来,那是士兵们放下了大门处的铁闸门。有人diǎn起了柴火,冒出黑烟来,通知遥远处己方的斥候这里正处在战斗中。[]

每个人都在互相询问“到底生什么了?”穆哈迪一把捉住一个才能够身边跑过的士兵,想问个明白。谁知道那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説不出有用的话来,脑海里更是一片混乱,让人都不想去搜索。

“我们上到围墙上面去,看看情况!”由于身边是鼓噪的人群,穆哈迪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声对身边两个人喊道。

“正有此意!”法赫德也喊回来,接着,三个人努力走到了围墙近一处搭着梯子的地方。守着梯子的士兵不清楚该不该阻挡这三个家伙,然后穆哈迪用了diǎn暗示技巧,就让士兵们以为他身负重要任务,必须立刻上到围墙上去。

“我以为一般人的反应,不应该是听到哪里有危险,然后躲的远diǎn么?为什么我们要跑到上面去看看生了什么?”乌黛问道。

“他不是一般人。你没有意识到,我们的人类朋友喜欢听到哪里有危险,然后就跑过去,而不是逃开吗?”法赫德抢先説了,“有些人要么伟大要么毁灭,这是他们的本质。”

“如果你们也感觉不到疼痛,那你们也很容易培养出和我一样的思考方式。”穆哈迪半真半假的接道,“让我师父天琴也教教你们的痛苦的本质,以后你们就也能不畏艰险了。”

方才进来的时候,围墙上的多是角斗士出身的战士,他们肌肉虬结达,穿着简单的皮围裙和皮甲。现在围墙上除了这些士兵外,又多了不少黑袍蒙面的家伙,穆哈迪用心感应了一下,这些人好像不都是革命者出身,他们中不少不能隔绝灵能感应。

站在这里向外看去,似乎没有任何敌人的踪迹。沙漠里没有扬起沙尘,空中没有飞过的魔毯,遥远的地平线上一片平静,没有一人一马。

“看!大门那里生什么情况了?”乌黛伸手一指,穆哈迪顺着方向看过去,果然现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分成对峙的两拨。似乎铁矿里的不少人想要出去,但是士兵们堵住了大门,不让任何人通过。

愤怒的冒险者们围着门大叫大嚷,似乎可以听见“……不想和你们一起送死!”“……放我们离开!”一类的话。而士兵们组成了一堵坚定的人墙,丝毫不为之所动。那些困在这里的家伙们似乎也知道分寸,不敢当真拔出武器动手,于是就僵持下来了。

也许是两男一女在围墙上显得太过显眼,很快,那个名叫纳达尔的士兵就也爬上了围墙。他冲到穆哈迪面前,急匆匆的説:“科坦德大人还有里卡斯召唤你去商量军情,我们有令人震惊的突情况。”

“我猜这就是説我要在这里留上一段时间了,”少年回答纳达尔,“那我的这两位朋友呢?上面有没有説他们怎么办?”

“您的朋友们可以回到原来的房间休息,但是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在这段时间离开这里。”纳达尔説的很客气,但是他的眼神透露出无可退让的意思。

“这是什么情况?到底出什么事了?”穆哈迪追问。

“两位大人可以很好的回答你的问题,我只是个士兵,不知道很多内情,还是不多説了。”纳达尔委婉的拒绝。

“好吧,那你带路吧。”少年无奈的对法赫德和乌黛耸耸肩,然后就跟着纳达尔一起高低不稳,摇摇晃晃的爬下阶梯。纳达尔准备了两匹马在下面,上马后,士兵二话不説,在围墙内疾驰,穆哈迪拼命跟上。铁矿背靠一座山脉,面向平地的那一面有围墙包围,内部空间并不大,而且此时人还不少。但是纳达尔好像很急的样子,纵马飞奔,几次差diǎn撞上了别人。

没几步,两人就骑到了主矿井的入口处。这座铁矿规模极其庞大,有多处入口可以下到地下,但是这处主矿道是宽阔的,它的入口过两人高,三十尺宽,像一只巨兽的嘴一样。无数个世纪以来,不知吞噬了多少走入其中的矿工。

“跟我来!”纳达尔喊道,没有减,直接冲到了井道里。

井道里有荧光苔藓,不算特别黑暗,浅层的矿石被开采殆尽以后,这里的通道被清理干净,两旁还开凿出了不少房间,用于居住。两人纵马跑在井道里,一路上遇到的矿工和士兵见有人冲进来了,都连忙靠在一旁。

骑到井道一处拐弯的位置,纳达尔説了一句“到了!”两人才下了马来。

这里可以听见铰链嘎吱嘎吱的声音,有部人力操纵的升降梯就在旁边。纳达尔像操纵升降机的士兵行了个礼,然后带少年站到升降机上去。

人力升降机运作起来晃晃悠悠的,忽快忽慢,下降了几十尺以后。穆哈迪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简朴的房间里,四周的墙依着地形雕刻出来的,一根火把插在墙上一个铁环里,充当光源。房间有三个没门的出口,看起来都通向更深层的井道。

一个白胡子老头站在房间里,在他旁边的是里卡斯。后者一见到穆哈迪来了,露出一个友好的眼神。那白胡子老头好像试图diǎndiǎn头,但是他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身体佝偻,里卡斯伸出一只手扶起老人,但是他对咳嗽无能为力。

这老头想必就是科坦德**师了,但是他看上去比穆哈迪想象的要老上很多。他的脖子上和脸颊上都有老人斑,喉咙处的皮肤松弛起皱。他的眼神也浑浊了,眼角有黄色的杂物,还散出一种老人味。科坦德**师咳嗽了好一会儿,一条白色的鼻涕从他鼻子里流了出来,他掏出一块手帕揩去。

这是长期使用魔法的后果么?穆哈迪想,难怪大多数法师都坠落成了亵渎者。守护者法师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眼前这个人的健康几乎被彻底摧毁了,但是他有力量,充盈的力量从残破的身体里流泻出来,被少年灵能感觉探测到。科坦德虽然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就此倒下,长眠不醒的样子,但是他只要还没死,就是一个念头能夺走千百人生命的**师。

过了好一会儿,科坦德才平息了咳嗽,他用颤抖的手收起手帕。认真的看着穆哈迪,看了好久,却一句话不説。

这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穆哈迪不得不出声“请问……“

“确实是他。”科坦德説了一句,又咳嗽了两声,接着説。“我感觉到了他的灵能想要探测我的想法,这是无法伪造的。”

被人説穿了自己的灵能探测,穆哈迪倒也没有不好意思。“这是每一个心灵术士的本能,我并非有意冒……”

科坦德抬起一只手,摇摇头。“你不用解释什么,我知道心灵术士们的一些习惯。我年轻的时候……”説着他又咳嗽了起来。

“总之,我刚才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穆哈迪队长。你完美的证明了这一diǎn。”**师説。

“为什么?”穆哈迪不明白,“难道你们刚才怀疑我是假冒的?”

“我们不得不如此,”里卡斯上前半步,説“我们不得不怀疑这里每一个人的真实身份。所以我们要封闭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

“什么人能让一位**师和一位提尔的英雄束手无策?”少年问道。

“你的一个老对手,所以我们找你来。”里卡斯严肃的回答,“就在不到一个沙漏时前,我们现有人闯进了这间屋子,从暗箱里盗走了一份重要的秘密文件。留在这里的几个卫兵都被杀了,手法残忍而迅,没有触任何警报,魔法也定位不到这个刺客。如果让他将那些文件交到巫王联军手上,提尔将面临极大的不利。”

“他只留下了一行留言在尸体上,我想你一定很熟悉。”

“‘我很遗憾。’”

8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婴儿手心出汗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