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师傅我饿了 6-师傅我要去尿尿

2020/02/15 来源:开封信息港

导读

师傅我饿了 6-师傅我要去尿尿卯玉与林清薇大眼瞪着小眼,许晋川面上带着长辈一般的慈和笑容……站在一边看热闹。“饿,”林清岑在卯玉的

师傅我饿了 6-师傅我要去尿尿

卯玉与林清薇大眼瞪着小眼,许晋川面上带着长辈一般的慈和笑容……站在一边看热闹。

“饿,”林清岑在卯玉的怀里扭动了下,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慢慢睁开,一下子闯入了众人不设防的心里,“饿,姐姐抱。”

林清薇伸出手想要抱林清岑,护徒情深的卯玉闹脾气一样的身子一转,“徒弟乖乖,师傅给你吃好吃的果果。”

“师傅,吃果果。”果不其然,林清岑扒着卯玉的脖子,虽然眼里还是刚睡醒的朦胧,但扒的很紧,看样子不好拽下来。

林清薇面有难色的看着自家吃货妹妹,毕竟也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遇见这种情况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卯玉如偷了腥儿的猫一样得意的抱着林清岑,“这是小岑岑自己的选择,她今晚和我睡,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

话音未落,林清薇还没有反应过来,卯玉就抱着林清岑飞走了。

“哎……”那是我妹!

卯玉一走,就到了许晋川出场的时候,“以后你族妹就是卯玉导师的徒弟了,我看你姐妹二人天资都是一顶一的好,测试是肯定能通得过,不过已经对你族妹破例一次了,你嘛……”

看着许晋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林清薇顿时心下了然,当即躬身一鞠,“许导师的意思清薇明白,这测试我一定会走完全程。”

这么聪明的孩子,当真是老天看他家榆木疙瘩徒弟太榆木疙瘩,所以送来给他的吗?

“你能如此想,便是最好的。只是你家家主中意的导师人选……不知你中意不中意?”

林清薇面上柔柔一笑,声音婉转的说道:“家主之命虽不可逆违,但那导师我与家妹从未见过。”

听方峥预定的未来徒弟如此说话,许晋川内心可谓十分爽快,“既然如此,那我就看你的表现了,接下来的测试我可是不是放水的。”

“那清薇在此先谢过导师。”

这边两只狐狸过招都是合了自己的心意,皆是欢欢喜喜的去休息了,那边哄孩子的卯玉却是犯了愁。

“师傅岑岑要尿尿,要尿尿。”林清岑一天没上厕所,又被卯玉喂了那么多果子,现在憋的脸都红了。

“这这这这这……”卯玉也是急得团团转,他十多年前就不用像普通凡人一样吃喝拉撒,这宅院也是新近修缮的,那里会有什么厕所。

林清岑看自家便宜师傅没有什么主意,只知道在床前打转,当即小嘴一瘪哭了起来。

“呜呜,师傅坏坏,不让岑岑尿尿,爷爷,岑岑要爷爷,呜呜呜呜呜。”

卯玉:“……”

牙关一咬,卯玉抱起林清岑就往外头跑,“岑岑坚持住,师傅这就带你去尿尿。”

林清岑哭的抽抽搭搭,一双水润的眸更是哭得红了起来,小身子缩在卯玉的怀里一抽一抽的。

院长看得顿时心疼起来,伸手抱过在卯玉怀里哭得可怜的林清岑,院长轻轻的拍着林清岑的背,“好孩子不哭不哭,肯定是你师傅欺负你了,不怕不怕,今晚跟哥哥睡。”

林清岑抽抽搭搭的说:“哥哥…呜呜…要尿尿,师傅…呜呜不让。”

院长:“……卯玉孩子要上厕所你抱来我这里干什么!”

卯玉:“……我那里没厕所!”

院长:“……难道我这里有吗!”

卯玉:“……我怎么知道有没有!”

林清岑哭得更大声了,“不要师傅…呜唔

。”

卯玉吓了一跳,连忙抱起林清岑一阵风似的跑了。

院长:“……小兔崽子!”

“小兔崽子”卯玉抱着林清岑竟是像个无头苍蝇,到处敲学院导师的门,一师一徒将学院闹得鸡飞狗跳,没有一个人能睡好。

院长:“……小兔崽子!”

“咚咚咚,咚咚咚!”卯玉抱着林清岑继续敲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都快把学院导师的门敲过来完了。

许晋川披着衣服打着哈欠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被外面一群导师虎视眈眈的盯着,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

“你家有厕所吗?”卯玉抱着林清岑一脸殷切。

许晋川突然有些哭笑不得,“有,我家榆木疙瘩徒弟那里有。”

卯玉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快带我去吧,看小岑岑哭成什么样子了。”

小家伙哭的有一声没一声,小小的身子在卯玉的怀里抽搐着,许晋川顿时就心疼了,“你那里怎么不建个厕所,看丫头都哭成什么样了。”

“带路带路。

许晋川脚下马力全开,带着卯玉来到自家徒弟院子前面,也不叫人,脚下一个用力把门踢开了,一路上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带着卯玉来到了厕所。

许晋川轻车熟路的拉开厕所门,伸出手想从卯玉的怀里接过林清岑,却看卯玉一转身,“岑岑长大了该自己去上厕所了,不然会被怪叔叔拐走。师傅在外面等你,你要听话哦。”

许晋川:“……”小兔崽子!

林清岑从卯玉的怀里下来,揪着卯玉的裤腿不肯进去,“师傅,要师傅。”

活了几百年的卯玉顿时羞涩了,“岑岑乖,自己去。”

“呜呜呜呜呜。”

卯玉:“……来来来我们一起进去。”

难得看到如此吃瘪的卯玉,一众半夜被吵醒的导师顿时笑的面上阴阴。

许晋川:“嘿嘿嘿嘿。”

众导师:“嘿嘿嘿嘿。”

“师傅。”榆木疙瘩徒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许晋川被吓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咦呀徒弟你怎么出来了。”

“……师傅你在这里干嘛,还有各位导师你们在这里干嘛,院长你怎么也来了。”

院长手捏成拳状,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今夜月色正好,我与众位导师相约夜游,竟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没曾想吵醒了你。”

在厕所里面红红脸的卯玉抽了抽嘴角。

一山还比一山高,许晋川瞪着眼睛说道:“我在梦游,我在梦游。”

榆木疙瘩徒弟:“……师傅这是我家厕所。”

院长:“哦这是你家厕所,众位导师都散了吧散了吧。”

榆木疙瘩徒弟:“哦,师傅在梦游,院长和导师在聚会,我肯定是梦游了。”

许晋川此时特别的庆幸自家徒弟是个榆木疙瘩。

榆木疙瘩徒弟揉着眼睛回去睡觉了。

院长拍拍许晋川的肩头,“你这徒弟不错。”

许晋川嘿嘿一笑,“我徒弟自然不错。”

厕所里红红脸的卯玉:“……为老不尊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标签

友情链接